2011年12月13日 星期二

一貫道龍天表「欽加保恩」及「欽加頂恩」兩大聖號探究 (二)

 一貫道龍天表「欽加保恩」及「欽加頂恩」兩大聖號探究 (二)


◎林萬傳(2011年11月18日宗教與文化國際學術研討馬來西亞南方學院論文)


25 《齊銘周自白書》19514月,上海市檔案館藏。

26 秦寶琦、晏樂斌《地下神秘王國一貫道的興衰》頁1962000年,福建人民出版社。


有關張祖與師母孫慧明(天作之合),據19514月道長《齊銘周自白書》云:


孫師母名素貞,山東單縣西關外人氏,跟隨路祖修道多年,夫君故後,自領一般坤道(道中稱男性曰乾道,女性曰坤道)後學為領袖,立志精修相得。迨一九三○年間,在單縣西關王姓道親家中,成立研究班,上方定名為八卦爐,其時張老師與孫師母等皆參加此爐,也相砥礪。事未完畢,路祖降乩批示,並借竅宣稱:奉上帝命,來作合著我們師尊、師母兩人成親,以了前因而辦將來之道務。時兩人痛哭叩懇,誓難從命,飲食不下,哭辭數日,未能解決。劉師母在濟寧家中,聞之大哭啼不止。路祖屢來催迫,云:是天道逆行,違天不祥,必須如是方可。然師尊、師母決絕難從,已成僵局,時太師母為此憂慮萬分,煞費腦筋,以信仰天命彌篤,終於毅然代為應承,始克解決此事。25


張孫兩人之「天作之合」,因為事情很特殊,在當時曾引起極大誤解,受到道親的嘲笑和藐視,兩人聲望跌到谷底,所屬道場人員流失頗多。後來張祖繼任祖位,道務逐漸宏展,道親才改變看法,認為確是上天的安排。迨至1947年,張祖歸空,時國共內戰激烈,人心惶惶,道場又群龍無首,道親不知所措,幸而孫慧明以師母身份,挺身而出,奔走各地開懺悔班,安定道場。1949年大陸解放,師母又由香港抵台住錫,不僅延續道脈,又使道場浴火重生,才有道開萬國九州之契機。


(四)路中一祖的道場組織與「保恩」及「頂恩」之關係


依《地下神秘王國一貫道的興衰》云:「在路中一時期,一貫道內分為老師-領長-代表師-三才;另外還有恩職即延續青蓮教到先天道時期的頂恩-保恩-引恩-證恩-天恩-同恩等職。到張光璧時期已不再使用恩職。」26可知路祖下的傳道師有領長與代表師兩級,且均附有恩職果位。依前所述,當時領長有二位是頂恩即孫德博與陳化清兩人。孫是路祖開荒河南的先導,1909年入道後,即在河南鞏縣設堂渡人,以後又將道務延伸滎陽、偃實及陝西華陰、山西太原等地,是位開道先鋒。而陳化清是路祖的外甥,路祖在1919年繼任十七代祖時,其總壇就設在陳家,一切辦道及生活開銷全由陳家支應,且路中節及陳化清、陳恩覃母子均為道務幫辦。陳化清曾追隨路祖至河南辦道。因此陳化清是助道有功者。


路祖十三位領長有二位是「頂恩」,其餘十一位張天然、孫慧明兩人均是「保恩」。因此1925年,路祖歸空前就遺命將祖位交與張天然,由於上面還有兩位頂恩,以致路中節及諸領袖均不採信,認為是路祖病中神智不清,所下達的錯誤命令。迨路祖歸空後,才有師姑太路中節代掌天命十二年之權宜措施。


27 張光璧之長孫女張德玲女士(現居上海)20101027日在電話中訪訊所述。


28 張德福《先師張公天然與其道盤》頁1121131991年,作者出版。


路中節代掌道盤後,張天然、孫慧明兩人均由「保恩」晉昇為「頂恩」。27而張天然在1930年繼任十八代祖,卻用「欽加保恩」,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張祖是非常尊師重道的人,可能是認為老祖師的聖號只有「引恩」,而自己在他門下也僅有「保恩」,因此不敢用「頂恩」。1949年,張祖歸空後,孫慧明續掌道盤,以「欽加頂恩」聖號,辦理收圓大事。因此造成龍天表上孫師母道階高於張祖之特殊現象。


五、正義組攻擊「欽加頂恩」之析解


正義組某些人一直以為他們沿用張祖保恩聖號辦道,才是正統一貫道,而師母派用頂恩聖號是非正統的,是欺師滅祖的行為。在這種偏頗、狹隘的錯誤思想作祟下,於是有人就無所不用其極的以偽造、變造的不實史料著書,來打擊師母派。因此在一九九○年代相繼有數種攻擊師母派的書刊出現。其重點前文已列出,茲再逐次分析、辯正如下:


(一)否認師母派「頂恩」之存在-引用山西郝寶山之《一貫佈道大綱》之「九品蓮台」果位,印證只有「頂航」而無「頂恩」而否認之。按,郝氏之九品果位是1943年其山西道場專用的,並不適用其他領長所屬道場,且其內涵與道階與路祖時代已大相逕庭,因此據此來否定「頂恩」是不合邏輯的,如前段所述「頂恩」之存在已鐵證如山,豈可妄加否認。


(二)以《禮本》之「保你無恙萬八年」而強調張祖天命有萬八年之時效,大有商榷之餘地,此句是強調天命之可貴,得道者只要誠心修辦道,將來就可享受萬八百年理天之天福,並非說明祖師天命之年限。


(三)以《禮本》之「末後一著昔未言」來印證張祖是最後一代明師(祖師)。按,十五代祖王覺一之《祖師四十八訓》第三條云:「末後一著,乃千真之嫡派,萬聖之命脈也。得者成仙;見者成佛;修者成聖,必須上根上器大德之子,方能承受,無緣無份者,難使信受也」。可見「末後一著」指的是一種心傳,也就是我們今日所傳之「三寶心法」,並非預言誰是末代祖師。


(四)矮化貶抑師母孫慧明,謂其係張祖於1919年所點化,無異將兩人關係降為師徒;又謂1935年兩人在西安結成天作之合。按,張祖與師母孫慧明都是路祖之弟子,均由路祖任命為代表師及領長。且兩人天作之合是在1930年初,地點在山東單縣,而非西安,據前人輩言,張祖從未到過西安,可見這段偽史之謊謬。


(五)張著謂:「宮氏兄弟以呂祖倒裝下凡自居,且散播妖言曰:如今師尊開普渡,師母辦收圓,由純陽大帝協助月慧菩薩同創金線大道,是以凡已求道者,必須要再接金線,否則金線斷了以後,就不能參加三會龍華辦收圓。」28此事據


29 1941年乩著《皇訓子十誡》頁2052,無年代,正德月刊社發行。


30 1943年濟公活佛指示訓《明真仙徑》頁5,無年代,善信印贈。


31 1944年濟公活佛鸞訓《一條金線》頁4,無年代,無出版社。


《張英譽自白書》上說,係起源於坊間一本《龍華經》,據傳說張祖以往一切均在經上證載,並預言張祖將於1943年歸空。此書本屬街頭巷尾無稽之談。但當時擔任孫師母秘書的宮彭齡、宮彭年兄弟,想藉此機會假師母之名,操控道場,遂欺矇識字不多的師母,謂預防將來張祖歸空,道場群龍無首,而分崩瓦解,應要求各地領導及點傳師立「追隨師母修道愿」,以防患於未然,師母不知其計應允。於是宮氏兄弟在道場呼風喚雨要人立愿,遂生風波,此事被張祖所制止而結束,兩人被革出道場。顯見此事係立追隨愿而起,並非接金線。數年前訪問香港浦光組老前人汪有德,也是說當時是立追隨愿。


由上比對張著將1942年的「追隨師母修道愿」之事,以移花接木的手法,變成「接金線」或開「金線道」,再將1948年師母孫慧明奉天命開懺悔班,接金線之事變成金線道之復活。由於張祖曾宣佈1942年之事為欺師叛道行為,因此張著藉此來否定1948年接金線之事的合法性。


在正義組上述著述,不斷的醜化下,「接金線」、「金線道」似乎已與「欺師叛道」劃上等號;殊不知在一貫道中「金線」是非常神聖、莊嚴的名詞,早在1941年《皇訓子十誡》之<一誡>則云:「登上了金線路隨 天返」,其<九誡>亦載:「若不登金線路難返無極」29。又,1943年之濟公活佛指示訓《明真仙徑》其<一、何謂孔孟聖道,救世金丹>有言:「是以天不絕人,復垂金線」30。復次,1944年濟公活佛之鸞訓《一條金線》之<二、降道之原因>再載:「故垂金線道路通」31。在在顯示「金線」是無極老 及仙佛開普渡、垂降大道濟世的專門術語,實不宜為了攻擊對方,而使之污名化。


(六)正義組開荒台灣前人吳學已確定是1942年在上海由師母孫慧明所放命之點傳師,正義組實在沒有立場攻擊師母派的天命,更不宜編造偽史來美化吳氏,說他是張祖所放命。


六、結論


「欽加保恩」與「欽加頂恩」兩聖號,均有「欽加」兩字,其意義是無極老母降下大恩典,特賜給某某人擔任一代祖師,辦理普化眾生大任之意。受恩擔任祖師者,必須將道階附在姓名前加上「欽加」兩字,在辦理眾生入道時填寫在龍天表上奏。


從路中一開始就有這種申表方式,其後歷經張光璧及孫慧明。其聖號分別為:「欽加引恩路中一」、「欽加保恩張光璧」及「欽加頂恩孫慧明」。從中觀察,發現道階一代比一代高,在顯示闡道範圍逐代擴大;路中一時,其道場僅有中國數省,至張天然時已擴至中國各地,再至孫慧明時更擴及海外,迄今已達全球五


大洲八十國。就全面而言引恩、保恩及頂恩,代表不同時期一貫道的發展情形。就個別言,「引恩」時期路中一是彌勒佛化身,1919年繼任十七代祖位,即白陽初祖,開始引導有緣佛子進入一貫道場,共辦彌勒祖師掌天盤的白陽普渡。「保恩」張天然時期,即為保證道真、理真及天命真,可以脫離六道輪迴,享受一萬八百年天爵。「頂恩」孫慧明時期,有頂災、頂劫之意,彼時中國內戰方殷,道場前賢頂災、頂劫之事頗多,至1949年大陸解放後,情況更為嚴重。孫師母則不顧自身危難,解放前則在各地辦理懺悔班,以化劫難。解放後依然冒生命危險奔走各地安定道場。來台後則一直以自囚方式為眾頂受災劫,以消弭官考。此外,各組線亦受命開清口懺悔班,參班者,可蒙天恩減輕累世幾成業障,以利修行。


因此「欽加保恩」及「欽加頂恩」是一貫道在末劫年,無極老 為挽救眾生,在當代所派下的濟公活佛及月慧菩薩化身的師尊張光璧及師母孫慧明的聖號,他們繼祖師路中一之志,做眾生導師發揚一貫天道,促進世界大同。


謝啟:本文承王見川教授提供珍貴檔案史料,始能完成,特申謝忱。


 


 (林萬傳曾在臺北市文獻會退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