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5日 星期一

香港陳前人蒞臨崇仁佛堂慈悲

香港陳前人蒞臨崇仁佛堂慈悲       


        各位兄弟姐妹們,我們的關係是道親,有這個道大家就親,沒有道呢?不親。百家姓不同嘛!就不是親人,但是有道呢?先天一中,後天一師。一之子,一師之徒,所以我們的關係是道親。我們有一位潘老前人,潘道長,大家都是寶光的後學 今天能夠跋涉千山萬水,來同大家見面,這是你們施前人的慈悲,施前人領你們這個道場辦得很好,他是才德兼修呀!這個才呢?可以辦事,辦得很順利,很安定。道親呢?很服從,服從就是,有才可以辦事,有德可以服眾,全體大家都服從,這麼難得的領導人才,給你們遇到了,恭喜大家啦!施前人的上面呢?是邱前人,雖然我們沒有見過面,但是我們都曉得他是一位很有道的前人,現在在上天做仙做佛啦!成道了。而且他的心還時時在關心我們呢?在上面是你們的呂老前人樹根,他是寶光建德單位的創辦人,潘老前人接線的,今天大家來談一談,你們就會明白。記得民國三十四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中日戰爭和平解決了,潘老前人就想開荒,不久國內統統有佛堂了,到國外開荒第一步就是台灣,然後第二步就是汕頭、香港,道務就這樣開辦出去的。在國內想辦道的人必須先掛號,當時有的喜歡到國外去開荒,有的到東南亞,有的到美加、歐洲,那時候潘老前人也是同師尊師母分憂的,各地後學好多登記希望開荒,也有好幾位老前輩要到台灣開荒,大都是外省人,有的是北方人,有的是江南人,後來在台灣的道務開得很多,辦得很好,我們怎麼知道呢?我們是在民國三十六年到香港去的,潘老前人於民國三十七年到台灣來開懺悔班,回去後向我們說,台灣佛堂辦得很好,道親有祖德、有根基、有佛緣,這次開懺悔班,蒙上天慈悲,仙佛很喜歡,天喜人和,道親和衷共濟,很團結的為同一個目標而努力,因為開荒的前人領導有方,大家很敬重潘老前人,而台灣這邊的前人就是楊永江前人,也就是呂老前人的前人,有的認識他,有的沒有見過,他就是顯化大帝。天上佛位人間定,這位楊前人當初到台灣來很辛苦,到處開荒,一個人也不認識,一句閩南語也不會講,好像我們來了,聽你們講話一句都不懂。楊前人是我們的同鄉,可想而知,他當年很苦悶啊!有話要講,講不通,不過現在大家都懂國語了,那個時候大家都聽不懂,但是因為你們有根基,求道是憑根基,並不是偶然的,不是光憑引保師說:去求道就去求道。在表面看來,引保師帶我們來求道,引保師有功德,其實是你們的根基深,根基淺的人就會說:「沒有空,下次再來吧!」或者說:「今年沒空,等明年啦!結果明年又說沒空,推推推,一直推下去,這就是根基淺的人。其實求道不但要憑根基,修道還要憑祖德,修道跟祖德有很大的關係,有積德的祖宗,就有修道的兒孫。


        修道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清口,清口可以懺悔,這個懺悔就是我們師母老大人求出來的,不是一開始辦道就有這種懺悔班。我們都知道,當前三期末劫,三佛應運:金公祖師、天然古佛、中華聖母應運,他們都到這個世界來。民國十四年以前,三佛都曾見過面,我們的師尊師母,是在山東之十七代祖(金公祖師)面前求道的,你們大概都知道,當時祖師辦道的時候,剛好是三佛應運,三曹普渡,金公祖師度兩曹,渡生靈,渡亡靈,點陰表、陽表,昇龍天表。但是到了十八代祖我們師尊師母,就是再渡天曹氣天大仙,三曹普渡之後,緊接著就是三場大考。談這個道,首先是得道,其次是修道,再其次是辦道,你們各位都在辦道了,可是要知道,修道不是獨善其身,不是像以前自己修自己的,每天參禪打坐,樂在其中,六根清靜,沒有煩惱,這種修道就等於出家了。但是我們不是這種愿力,我們要成已成人,度已度人,自覺覺他,這才是菩薩的愿力,我們不是羅漢,羅漢是自己修成就算了,不管別人的生死。或許說:「麻煩啦,眾生難度呀!算了,自己修成功就好了。」。菩薩呢?就不是這樣的修法,誠如南海古佛立下十大宏願,其度不盡眾生誓不成佛。這是我們南海古佛的愿力,所以呢?我們大家求道、修道、辦道,最後就是成道。你們的呂老前人,邱前人,還有顯化大帝 ,他們都已經成道了,都得到果位了,了道就是一了百了,歸根認中了。但是呢?辦道與成道的過程中,還須要經過三場大考,必須經過考驗。有人說:修道是好事,辦道也是好事,怎麼還要考道呢?有時候一考就考倒很多人,一登報紙,一宣傳,這個道是假的、邪的、騙人的啦!一考就是分班,就是升降的關頭,修道必須要受考,無考不成道。 


        所以我們今天要知道這三場大考是什麼? 第一場考是八卦爐考,我們知道金公祖師,是民國十四年成道殯天,師尊師母是民國十九年領命的,這六年中間由路姑奶奶代掌天命,她是大慈大悲南海古佛化身的。路姑奶奶的色身是路祖金公祖師的妹妹,路姑奶奶就是代理金公祖師掌天命,金公祖師說:「我要去了,你要代理,等十八代祖師來的時候,你就要把道盤交給他。我們修道最要緊就是要跟盤,比如過河、過江要跟船,沒有船就會掉到水裡丟,隨時會發坐危險。修道就一定要跟盤,這個跟盤是師尊師母在民國十九年接的,剛接就遇到八卦爐考,八卦爐中起祥煙的意思就是大家都要在裏面煉火候。因為民國十九年我還沒有求道,所以還不曉得,八卦爐當初是在山東濟寧洲,師尊師母當時就在那裏領命,祖師說:「你們兩位弟子啊!你們要領命,天時到了,一個是『日』,一個是『月』,這個就是『明』,道已經明了,天時也明了。一個是,一個是真火真水已齊全。真水乃水精子,水精子是師母的靈性(孔老夫子也是水精子下凡的);老師(師尊)是火德王,火德王是活佛師尊的原靈。當時老師很急,急得天乾地催所以師尊師母是受八卦爐考,在八卦爐裏面要作五大犧牲的表白。當時老祖師稱呼他們倆位明師為兩儀,兩儀的道盤,二人合起來就是字,就是天字大考,怎麼考呢?師尊還有家庭的,劉師母是師尊的太太,還有二位師姐師兄,都是姓張的家庭,有很多新道親都以為師尊師母是後天的家庭,其實這個家庭是先天的組織,這個名是掛後天的名。所以要犧牲名譽,師尊師母要犧牲名譽,因為八卦爐出來,別人會說,你當了師尊,他做了師母,人家一想,這個已經了凡情,其實不然,這是聖凡清的,這是先天的家庭。所以第一個就是要犧牲名譽,當時在山東坤道是很保守的,人可以死,名節不可以失,當時師母堅持不要作明師,由師尊一個人當就可以,但是老祖師硬說:不要不行,這是上天的安排,將來道盤要變化的。結果道盤真的變化,終於在民國三十六年的八月十五日,晚上七、八點鐘的時候,師尊歸空了。所以八月十五日中秋夜, 家家戶戶都拜月娘,意思就是「日」下山了!,「月﹂昇起來,道盤要交給師母,所以家家戶戶都拜月慧菩薩,雖然師母堅持不接受,但是當時是老祖師主班的,老祖師很不開心,一定要師母立願,還要五大犧牲:名譽、金錢、家庭、功德以及生命。師母說:家庭已相處幾十年了,我可以犧牲,功德是大家的,我可以不要,生命亦是假的,救人最要緊,可是名譽問題就……。老祖師當時祈求明明上帝,明明上帝說:傻女兒啊!你要答應上天的安排才對呀?天時已經到了,你一定要領命做明師啊!﹂師母那時候才勉強答應,且嘆曰:這已經沒有辦法了,五大犧牲統統立了,再不答應不行啦!上天快要歸罪了。﹂忽然間外面剎時青天霹靂!一個雷,一個火光滾進佛堂來,雷部、風部 都顯化了。在場的人都說:你看,再不答應雷部、風部都發威了。那時師母害怕了,馬上就聽話立愿。但是領命的那天晚上,思前想後,此去不得了啦,人家會說,這位師母已損了清白,想一想不如一死算了,於是就拿繩子上弔,很奇怪的是,繩子都自己斷了,一連三次都掉下來,死不成啦!正在悶悶不樂之際,忽聞老祖師在空中喊話說:傻弟子啊!你這樣做不成啦!你違背上天的安排,妳會擔誤大事的。擔很大的罪啊!」後來師母想一想,算了,結果八卦爐出爐,就有很多老道親受考,這是最早的一場考八卦爐考 


        回想當初師尊師母在家鄉的時候,師尊常想,不行啦!這不規矩啊!自己有太太,外面還有一位師母在辦道,這很難聽,名譽掃地,所以師尊只好離開家鄉,去開荒辦道,不繼續在濟寧住。為了我們弟子,天催地敢,披星戴月,首先到青島,後來到濟南,濟南是個省會,佛堂一間間開出來,由青島、濟南、天津,然後到北平,到處開荒,那時道盤的根在天津,師尊師母本身並不知道,因為他們在上天立的願,明明上帝的安排,三佛應運都要倒裝下凡,不要做仙佛,下凡做人,救度眾生,眾生有生老病死,你雖然是仙佛下凡,也同眾生一樣,有生老病死之苦。師母說:「難呀!好難呀!這個責任擔不了,有三曹普渡,還有三場大考,萬一辦不好,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因此,青陽時期修成有二億大佛祖,紅陽時期修成的大佛祖,有很多應這次白陽時期倒裝下凡,搭幫助道。而且都會聚在天津一帶,此如我們潘老前人亦是在天津,另外有很多很多老前人、老前輩、道長,有的在天津,有的在山東。當時我們老祖師就是在天津、青島一帶,辦道辦得很順利,所以彌勒真經有這一段:落在中原三星地﹂的話,這就能證明老師來到天津辦道的事實。現在這個三星地的名字沒有了,從前中原總堂名叫百貨公司,落在中原三星地,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老師當年到天津開荒,一開就開總堂,哇!好多倒裝下凡的佛祖,統統都來求道,同時有好多很有學問的,很有道德的,很有地位的人,都很喜歡研究這個真理天道。老師那時非常忙,有時候要回山東,就由師母去點道,當時道務很宏展。天津的前輩們在那個時候只不過是新道親,缺乏成全人才,於是就寫信要求老師說:老師啊!您要來呀!到天津來領導我們,不要一點就走,您一定要來呀!但當時老師很忙,並沒有空,於是那些老前輩忍不住又寫信說:老師啊!您一定要來呀!如果真的沒有空,也要派代表來,派一位明心見性的人來領導我們。﹂後來老師答應了,請了一位吳道長,吳道長是在山東老祖師那裏求道的,是我們老師的前輩,老師是後學。可是吳道長說不去,因為不認識字。老師便說:六祖也不識字,他照樣可以辦道,可以修道。後來吳道長終於答應要到天津領導。吳道長到天津之後,道親們請示道務要怎麼辦?吳道長卻推說:我不懂啊!我什麼都不懂,你們自己看要怎麼辦,就怎麼辦吧!結果天津道親不理吳道長,因為問他,什麼都不懂,而且吳道長講的是山東話,不易聽懂,辦起事來很困難。後來天津道親只好又寫信給老師,老師說:請示老師,吳道長講話我們聽不懂,他既不識字又不會辦事,我們怎麼辦呢?」老師回信說:你們何必請示我,吳道長是明心見性的人,你們可以辦的,我已派人給你們了,有事去請吳道長,如果不尊重吳道長,就等於不尊重我,你們這樣是欺師的。於是天津的道親就又請示吳道長,怎樣解決某些困難的問題,吳道長說:你們太客氣了,你們都是有才能又有學問,辦道是很平常的事,儘管去辦吧!」結果大家一辦就辦通了,這時大家才心服口服,所以知道吳道長真的明心見性,從此以後,在吳道長領導之下,道務蒸蒸日上,開荒全中國。


        我們潘道長也是在天津求道、修道的。道務宏展,接著考驗隨之而來,有三場大考,第一場就是八卦爐考。記得老師有幾句話說:道宏必考」,好像諱書一樣,學了一階段必須考驗是否學到了多少?考通過了就可以升上一層,不通過必得留級。當時後天老師(師尊)受考,先天的老師(活佛尊師)曾講幾句話給師尊聽,這幾句話是說:『豈知道中生意外,你強他弱兩分班,明處未顯暗處洩,顛顛倒倒我著忙,』意料之中的,道是要渡人,要開荒、要清口、要成全,道親要表白,要行功,要發揚,要奉天承運,普渡三曹的,豈知道中生意外,意外就是出了一場大考,道中人事出了變化。因為剛求道修道時,大家都很低心下氣,能夠合作,但是日子一久,有了功德,就會產生比較心,凡事都比較起來。所以說:你強他弱兩分班。大家分班了,你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你,好像一個家庭兄弟之間意見多,做父母的很傷心,這是先天老師(活佛師尊)安慰我們後天老師(弓長祖師)的話。我們老師(亦是天然古佛)是火德王,個性很急,自己身體又不好,結果把身體累壞了,五十九歲那年就成道殯天了。師尊雖然年紀不算大,但為道憂心過度,實在是沒有辦法。明處未顯暗處洩﹂,就是明的地方應該顯出來的,比如三期末劫、三佛應運、三曹普渡,這都是道場中正要辦的事,但是弟子間大家爭權爭名,爭這個後天的功名,我說我的功德大,你說你的功德比我還要大,這樣爭名爭權勢,比較高低,這邊的道親向那邊的道親說,你們的明明上帝是假的,我們的朋朗上帝才是真的,大家仔細想一想,這怎麼可以比較呢?道親怎麼可以拉末拉去呢?這都不是修道者應有的觀念,但是凡人有累積六萬年來的冤愆,他不知道,無法領悟出來,也不是有意搗亂的,他們是為了貪功,有的便說你跟他學道沒有前途,跟我學很快就可以高升,領命當點傳師,好像在拉生意似的,大家都這樣做會使老師很難過,好像爭權霸勢,結果明處末顯暗處洩,大家把正事都忘了。所以我們要同心同德,代天辦事,替師分憂啊!這場考考得很熱鬧,考得很厲害,終於印證先天老師講的你強他弱兩分班」「明處末顯暗處洩,這就是辦道修道沒有祖德,根基差,前人的眼光不夠,叫他辦道辦錯了,存了私心、名利心 計較心、比較心,再辦下去就不得了。所以老祖師說:顛顛倒倒我著忙」,這大好的道場由金公阻師交給師尊,師母,另外也有很多青陽、紅陽的大佛祖一起來搭幫助道,佛堂一間問的開,但也有很多不明理的輪迴種子,存著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有的爭,有的鬥。所以老祖師說:此際逆舟末容度,暗裏有我懇老娘。我們看到這首詩很難過,舟就是大船啊!這個船是逆水、逆風不容易渡,想渡過去是很難啊!船一翻就沉沒了,會辜負上天的安排,以前的苦心都白費了,又得從頭開始,真划不來。所以我們要瞭解仙佛下凡辦道,還是一樣要受苦受難,受毀受謗,還要受生老病死四大苦,所以我們先天老師說:「暗裡有我懇老娘。,我在明明上帝王母娘娘面前,懇求弛老人家不要再考了,後來第一場大考就結束了。此時,有一部份人,老師已經看出他們的心了,有的辦假道為的是權利,有的是辦真道,目的就是超生了死,所以真假就分班了。這場考過去之後,緊接著就是第二場大考:「順天爐考」。


        自民國十九年起,我們師尊就領命辦道,天天為道務繁忙,為道務安排人事,計劃推展,沒有一天安樂。道根也是考來的,道親中有的底子好,但也有的底子不好,以致於辦道不順利,經過很多的阻撓,結果師尊為道務勞累過度病倒了,民國三十六年八月十五日,就成道回去了。老師回去之後,劉師母還有師姐、師兄,出來接班了,接收好多公館道場佛堂,師兄說:我是張家的兒子,我要繼承我父親來辦道,我有能力領導大家。因為師兄也領有天命,亦是點傳師。當時修人情道的人,在表面上看來,好像這才名正言順,但是我們老師是聖人,並沒有把天命交給師兄,而是交給孫師母。但是師兄反對,因為師母不是師兄的母親,不是同一家人。當時有很多明理的老前輩,認為老祖師的安排就是日月兩儀的道盤,所謂順天者存,逆天者亡,我們要順天理,不要修人情道,所以我們潘老前人就向孫師母接金線,其他很多前人也跟著接金線。師母天天叩頭,每天懺悔,懇求上天大赦,於是把民國三十七年改為懺悔年。


    潘老前人接的金線,就是真理組、寶光祖,所以當時的弟子,不是身擔點傅師重職,就不再接金線,反正大家都是師兄弟,都是前人的後學,一般道親沒有一個可以接線的,不是辦真道的點傳師,因為師尊殯天了,也把辦假道的天命統統收回理天繳旨,假的點傅師不能點道也點不開,因為天命是師尊放的,辦假道的當然師尊也可以把天命收回去。當時全中國點傳師很多,有時一天放幾百個天命。有些老前輩就稟明老師說:老師啊?您一天放那麼多天命,難道每個都是好的嗎?您能保證每個人都會忠心耿耿,統統能夠為道無我嗎?」老師說:放在我,收在天。我有權可以放命,因為天時到了,需要很多的點傳師去救原靈,救眾生超生了死(一步超昇)啊!因為有很多眾生的原靈不是今世修的,有的是好多世以前,或一世、二世以前,已經修好三千功圓,八百果滿,他們從後天修起,一直修修修,遇不到明師,今世有緣遇到佛出世,所以有的一求道,就歸空了,點傳師一點,他就回去了,因為他已經功德圓滿,不用再修,但是我們要修,我們有六萬年來的業障,我們不但要修,還要立下宏願,超七祖拔九玄的重責大任。當時潘老前人領好天命的時候,老師說:你們今天好多人都做了點傳師,只要你們一指,人家就超生了死,因為你們有我的天命,已經受恩師命,傳你們本來玄妙關。但你們做點傳師的可不可超生了死,我不敢擔保,因為你們此去會辦真道或辦假道,如果辦假道的,可以為名為利為權為勢。如果辦真道的當然功德就大了。好像你們的施前人、邱前人、呂老前人、顯化大帝辦的都是真道,不是為自己,完全為道犧牲。所以潘老前人說:我們一點人家就超生了死,但是我們的生死老師都不敢擔保,也就是說成敗要靠你自己。所以明白的人要修天理,順天者存,要接金線。師母叫我們懺悔,因為懺悔最難得是六萬年來的罪孽,統統可以赦免,我們彌勒祖師有赦免權,比如香港政府,法官要判你的罪,死刑或其他徒刑,你不服上訴再上訴,但是英國女王有赦免權,赦免我們罪過的權,是彌勒祖師,不是老中娘,所以我們的彌勒祖師妙法無邊,護庇眾生懺悔佛前,改過自新,同註天盤。在愿懺文已有說明,所以我們彌勒組師有赦免權。 


        當時師母每天叩頭,因為要經過三場大考,其他各組道務辦得很好,道親又很多,很熱鬧,我們不拉人家的後學,比如人家的兒子大學畢業,把他拉來做我們的兒子,就算拉過來了,自己的爸爸都不叫,怎會叫你爸爸呢?以前的前人曾經開過金線班,都有立愿不拉人家的後學,我們潘老前人也立過愿,不拉別人的後學,很多點傳師都不知道,這就是貪功啊!把人家的後學拉過來,道親就多了,但是新道親很麻煩的,還要成全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夠聽話,如果把人家現有的道親拉過來,這是違背原理的。所以我們寶光組的前人、點傳師都不會拉人的,他自己要擔過,因為不聽潘老前人的命令。而我們自己佛堂的道親後學,也不希望人家拉去,所以好的道親,我們要栽培、愛護、成全。我們做壇主或引保師的責任非常重大,要敬上愛下,敬上面的各位點傳師、前人,愛護我們的道親後學,要知道你就是後學的前人,是道中的中堅人,於是就必須具備有中流砥柱,承上啟下的功夫,將來功成天上,名留人間。要以無為渡眾,這才是真的功,真的名,你的功德別人是搶不走的。今天我敬祝各位前途光明,好好的聽話辦事,將來天人合一,你們的呂老前人在天之靈,一定很感安慰的,不可以顛顛倒倒找著忙,道海不要起波瀾。我們所有道親,人人有責要將道辦得好,萬一失敗了,將來怎麼回去見前人、引保師、師尊、師母呢?所以你們要辦好,事在人為,這個大聖業是人做出來的,我們不是為自己,我們沒有私心,又不貪名、不貪利。不去拉人家的後學,我們的後學要自已照顧好,自已道場要發揚光大,與你們的點傳師、前人攜手合作,共同度過第三場:分金爐考。


        我們的原靈是金剛不壞的,但是下凡已久,裏面有很多雜質,銅鐵夾雜其中,原靈已經不是純金的,所以我們要分開它,就由經過分金爐分出來,不是金的不要,煉出我們本來的真面目,這完全要靠自己的火候工夫,前人及師尊師母代替不了,所以我們要懺悔,求彌勒祖師赦罪,赦免六萬年來的罪孽。可是我們的氣稟、脾氣、毛病要改進,且修煉的工夫要切實,修道者的標竿要立出來。比如以前這個人對父母不孝,現在已經修道,對父母很孝順,人家會說這個道很好,因為別人看得出來,不用我們講,這是天道的寶貴,天無語要人代天宣,道給人的好與壞,印象在於我們修道者的標竿,切記!


    台灣的道務辦得很旺,我們看了很喜歡,大家見面很親切,就好像一家人,但是我們是從來沒見過面的。對不起呀!你們要我講一個鐘頭,現在已經超過時間,好啦!大家再見。(張信雄點傳師整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